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列表

bob:如何在旅行中减少对自然的伤害?极星正在思考这个很酷的问题

阅读量 :910     发布者 :bob     来源 :bob     发布时间:2021-09-26    

图片来源:极星

记者 | 李亦萌

“湖上的芦苇已经枯萎,也没有鸟儿歌唱。”

译文出版社在2007版《寂静的春天》开篇位置,通过引用济慈的诗句,不加掩饰地将人类在对自然予取予求的同时疏于呵护的恶果展示在世人眼前。

如今,距离美国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卡森(Rachel Louise Carson)为她的传世之作落下最后一个句点,已过去近60年,而她所忧虑的环境问题也已得到改善。

鸟类恢复啼鸣

随着公众环保意识的觉醒,全世界停止了DDT杀虫剂的生产,鸟儿则恢复了啁啾。

在位于中国东部岛屿崇明的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人们现在所见到的,是一番与《寂静的春天》截然不同的景象。

在这个241.55平方公里的保护区里,如今已得到记录的鸟类种类达到290种,已观察到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鸟类共计39种。

其中,不乏东方白鹳(Ciconia boyciana)、黑鹳(Ciconia nigra)、白尾海雕(Haliaeetus albicilla)、白头鹤(Grus monacha)等珍稀鸟类的身影,以及20种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的鸟类。

至此,崇明东滩自然保护区已凭借理想的河口湿地生态系统,发展成为鸻鹬类、雁鸭类、鹭类、鸥类、鹤类等迁徙水鸟补充能量的“重要驿站”和恶劣气候下的“庇护所”。

从NGO到企业,环保进行时

在全球范围内,上海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或可被视作一个成功的环保事业样本——前者在政府、保护区、非政府组织、企业及社群间构筑起了一个良性、高效的运作闭环。

自1988年该保护区建立起,保护区管理机构坚持不懈的努力,被认为是生物多样性在这一区域迅速形成并不断扩大的重要因素。

不过在周三(9月22日)的实地探访过程中,保护区工作人员也向界面新闻表示,在过去30多年的工作中,保护区所取得的成果同样离不开类似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等非政府组织(NGO)的协助。

WWF在中国的工作始于1980年的大熊猫及其栖息地的保护,是第一个受中国政府邀请来华开展保护工作的国际非政府组织。

过去40年间,该组织在物种保护、森林、海洋、淡水、打击非法野生物贸易、食物、气候能源、环境教育与公众倡导、一带一路、科学发展与国际政策等领域开展了大量工作。

2014年,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受崇明东滩东滩保护区邀请,参与北八滧湿地的科学管理,进而建立“WWF崇明东滩北八滧自然中心”。

WWF崇明东滩北八滧自然中心位于东滩保护区北部边界,包括一块3平方公里的野外湿地和一个湿地管理培训中心。

上述中心是WWF在中国内地唯一一个深度管理运营的野外工作示范基地,在地工作包括湿地规划、栖息地管理和监测、专业培训、社区管理与发展及公众参与活动等。

“从莽莽东北林海到巍巍西南峻岭,从东海之滨到长江之源,WWF植根中国,政府、科研机构、NGO、商业领域等众多合作伙伴开展工作,推动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进程。”WWF北京代表处项目主任金钟浩周三在活动现场表示。

在话语间,金钟浩就“跨领域合作”对环保事业的价值做出了高度肯定。

事实上,在中国,类似WWF这样的非盈利环保机构正得到越来越多来自商业企业层面的支持,而Polestar极星便是其中之一。

这个源自北欧的全球高性能电动汽车品牌周三宣布,正式加入由WWF主导发起的“可持续旅行联盟”。

按照极星方面的计划,该品牌将携手联盟内所有成员,共同致力于遏制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倡导减少塑料垃圾污染,减少食物浪费,实现可持续旅行,并将该方法和理念传递给更多的极星用户和公众。

减少旅行对自然造成的负担

迄今为止,人类活动依然是对自然环境最大的威胁之一。

一名WWF官员向界面新闻表示,尽管在全球范围内,公众正向环保议题投入更多关注,并有意识地在日常活动中减轻对于自然环境造成的压力,但在广泛的人类活动中,尚且存在大量容易遭到忽视的环保盲区。

旅行是其中一例。“旅行是当今人们工作和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近年大规模的旅行活动中,人们不可持续的旅行和消费方式,也正对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金钟浩解释道。

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最早提出了“可持续旅行”的理念,旨在推广符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绿色旅行方式。

2020年9月,WWF联合相关旅游行业领军企业及有关非政府组织,在线上共同发起了“可持续旅行联盟”(Sustainable Travel Alliance)。目前,已有29家企业加入到上述联盟中。

作为由WWF深度管理运营的环保基地,崇明东滩北八滧自然中心或可为“可持续旅行”理念提供直观的外化体现。

这一区域中,建有一栋可容纳60人左右的三层观鸟屋、一条全长约1公里的栈道以及生态厕所。此类设施采用可与自然环境相融且对鸟类干扰最小的设计,并选用高度环保的材料。

上述3处基础设施的建成,可帮助自然保护区在不阻挡公众观鸟热情的前提下,将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的影响限制在可控范围内。

身处旅行活动中最为核心的出行环节,极星品牌也已开始在其商业实践中融入“可持续旅行”理念。

在周三的同一场合,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为这个纯电动汽车品牌不久前举办的 “Polestar 2‘零碳’之旅活动”颁发碳中和证书,这也是极星首个获得官方碳中和认证的试驾活动。

在上述活动中,极星品牌实施多种减少碳排放的措施,包括采用电子化、可循环材料,试驾全程使用低排放的极星2电动车等,并通过小程序计算个人碳足迹,号召所有参与者积极响应《低碳减排倡议书》。

针对无法避免的碳排放量,极星还按照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大型活动碳中和实施指南(试行)》,核算本活动产生的碳排放量,并购买符合国际自愿减排机制“核证碳标准”VCS(Verified Carbon Standard)的碳信用进行抵消。

极星此前已正式加入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发起的“碳中和行动联盟”,成为首批加入该联盟的汽车企业。未来,该品牌将与联盟内成员共同倡导碳中和、与利益相关方主动开展碳核算及碳披露、设立企业碳中和目标及实施路线图,并运用多种手段实践低碳生产经营模式。

“极星加入WWF主导发起的‘可持续旅行联盟’和上海能源交易所的‘碳中和行动联盟’,是践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极星中国和亚太区总裁内森·福肖(Nathan Forshaw)从企业层面给出了解读,“通过与志向相同的行业伙伴全方位的合作,极星可以更快速地实现在2030年前生产气候中和汽车的宏伟目标。”

不以“转移视线”为目标的可持续发展策略

虽然极星作为一个新生的汽车品牌,正式创立至今不过4年时间,但这家汽车制造商仍然清晰意识到,汽车产销及产品在生命周期内的用户使用,将在不同程度上令环境承受负担——即便在某些公司仅提供“零排放”产品的情况下。

为了尽可能降低企业自身对环境的影响,极星率先提出了“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的发展愿景。

根据该品牌今年4月发布的“Polestar 0 计划”(Polestar 0 Project),极星将在2030年前生产出气候中和的汽车。

上述计划的现实意义在于,它将改变如今汽车行业借助植树来抵消二氧化碳当量的“补偿性”做法,进而通过对汽车制造体系做出改进,令碳排放量以一种主动、先发的方式得到降低。

“碳补偿只是转移视线的方式。制造一台气候中和汽车的目标将驱使我们不断创新,去探索目前阶段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零碳设计目标’下,我们需要挑战行业惯例,关注指数级技术并不断创新。”极星CEO托马斯·英格拉特(Thomas Ingenlath)表示。

环境专家此前发出警告称,补偿碳排放并非长久之计。问题在于虽然树木及土壤拥有长期碳储存能力,但森林还有面临砍伐、火灾、气候改变等风险。

在这一背景下,极星在减排领域的先锋性尝试,显得颇具价值。

在减排策略的制定及执行过程中,对“转移视线式”做法的拒绝,还将促进极星不断加大对于公众的透明度。

今年9月,这个纯电动汽车品牌宣布,将向消费者发布业内独一无二的产品可持续发展声明,披露二氧化碳当量和有风险的材料,致力于成为汽车行业最透明的品牌。

可持续发展声明通常应用于食品及时尚行业,而极星未来的车型都将发布可持续发展声明。

从极星2开始,极星已公布其全生命周期碳排放数据和可追溯的原材料信息。该品牌表示,今后这些信息将发布在极星官网和极星空间。

在近期发布的LCA生命周期评估报告中,极星采用完整的生命周期评估方法,对旗下所有电动汽车的碳足迹做出了计算。数据显示,极星2单电机版本车型下线时,总共产生碳排放量为25吨。而此前推出的极星2双电机版本,则总共产生26吨碳排放。

由于高能量密度电池的生产,极星2在制造阶段的碳排放略高于同类型燃油车。然而在使用阶段,只要使用绿色能源对其充电,那么电动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变得微乎其微。

据极星方面估算,在行驶了5万公里之后,燃油车排放的二氧化碳将超过电动车。

“这一真实的数据很清晰地证明,电动车是有效的环保路径,极星将利用该报告中的洞察,继续推进节能减排的相关工作,以达到可持续出行的目标。”托马斯·英格拉特表示。

他认为,消费者是推动可持续发展经济的巨大动力,因而需要正确的工具,帮助其做出正确的抉择。

另一方面,极星还希望通过自己的创举,推动整个行业迈向正确的方向。

未来,该品牌计划向其他汽车制造商分享其完整的生命周期评估方法,同时呼吁其他行业参与者秉持透明开放的态度,以对待汽车排放的问题。

“过去,汽车厂商对汽车碳排放信息的披露是不清晰的。这是不对的。我们应该事实求是地对待汽车可持续发展相关的议题,尽管有时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托马斯·英格拉特总结道。

下一篇:bob:干掉保时捷?蔚来想从最“烧钱”的部分下手

Copyright 2017 BOB---全球顶级体育平台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8270

电话:010-62102802传真:010-6210280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08号豪景大厦A座10层 技术支持:BOB---全球顶级体育平台